做一个简单纯粹的自己,我校首个高等学校学科

20年前的我,和你们现在一样,对前途既有憧憬,但也充满忧虑,在各种选择面前不知如何决断,彷徨和犹豫。

教育部和国家外国专家局联合组织的2014年度;高等学校学科创新引智计划评审工作日前结束,由我校化学生物传感与计量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生物学院院长谭蔚泓牵头申报的;化学生物学创新引智基地获准立项建设,这是湖南大学获批的首个创新引智基地。 化学生物学创新引智基地围绕重大疾病防治这一国家重大命题,结合湖南大学化学、生物学强势学科来进行设计的,依托化学生物传感与计量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化学化工学院和生物学院为研究平台,引进来自美国西北大学的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三院院士Chad Mirkin教授作为海外学术大师,同时汇聚了十二位海外学术骨干,配备了一批湖南大学优秀的科研骨干,形成了实力强大的国际化研究阵容。 ;化学生物学创新引智基地的研究工作涵盖了分析化学,生物医学工程与化学生物学三个学科方向,以生物分析化学、纳米技术的原始创新为基点,开发纳米技术、分子探针、靶向药物的新方法,发展新型的纳米与化学生物学分子工具,并力争在疾病发生分子机制的基础研究上取得重大进展,发现具有临床价值的重大疾病标志物。该基地的建设,将使海外顶尖科研人才与国内科研骨干进一步密切开展交流与合作,提升湖南大学在相关研究领域的国际影响力。高等学校学科创新引智计划由教育部和国家外国专家局联合组织实施。计划的总体目标是瞄准国际学科发展前沿,围绕国家目标,结合高等学校具有国际前沿水平或国家重点发展的学科领域,以国家重点学科为基础,以国家、省、部级重点科研基地为平台,从世界排名前100位的大学或研究机构的优势学科队伍中,引进、汇聚1000余名海外学术大师、学术骨干,配备一批国内优秀的科研骨干,形成高水平的研究队伍,建设100个左右世界一流的学科创新基地,努力创造具有国际影响的科研成果,提高高等学校的整体水平和国际地位。责任编辑:胡琼

大学毕业时,我给自己规划将来做一名大学老师,从事教学和科研。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知道自己性格内向,不善交际,但有定力和钻研精神,主动学习能力很强。既然决定做科研,作为北大人,我们当然要努力去做最优秀和最重要的研究。于是我决定离开化学,转行生物。作这个选择基于的考虑也很简单。作为人类,我们对自己生命活动的本质和对健康的追求一定是永恒的,但我们对此却知之甚少。所以我认定,生物医学,相对于化学,应该更能够给我提供做出重要有影响力研究的空间。我当时的第二点考虑也很纯朴甚至天真,不管生命现象如何复杂,但底层一定是各种化学分子的相互作用,所以作为化学出身的我进入生物学研究,也应该有一定优势。回想起来,当初这些朴素的、接近事物本质的想法和判断,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今天在生物学研究上能够取得这么一些成绩。

注:转载该文件请注明来源:湖南大学新闻网

在后来的发展中,我不断地、逐渐地朝着做和疾病相关的生物医学研究这个方向努力和前进,完成了从一个化学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到一个感染与免疫研究的领导者的成功转变。

回顾20年的职业发展经历,其中有被动的坚持,但更多的是自己主动甚至可以说固执的坚持,我坚持了最初的自我判断和事业选择;坚持做最优秀和最有影响力的研究;坚持向疾病相关基础医学研究方向不断拓展;坚持不投机、循序渐进和一步一个脚印。

当然,坚持也就意味着在众多选择和诱惑面前有所放弃。我放弃了在生物物理所继续做一年即可拿到博士学位的机会。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我拒绝了两个强烈挽留并可以顺利博士毕业的优秀教授,而选择了一个不确定能否毕业,但研究方向更符合我的目标的实验室。后来我放弃留在美国,选择回到中国继续自己的研究,几年前我还将实验室的研究重心从已经做到国际领先的细菌感染方向,转到了没有任何基础和并不熟悉的免疫学。这些放弃或是大胆的改变都是由我想坚持的原则和目标所驱使,回想起来也是觉得有点小小的骄傲。其实,我的这些选择和放弃都是基于对事物本质属性的判断,既简单又纯粹。

同学们,和前人相比,你们所处的社会环境更加开放和自由,但也更加浮躁和急功近利,在大量有价值没价值的信息以及各种干扰和诱惑面前,你们也可能很容易迷茫、不知所措甚至作出错误的选择。作为学长,我想提醒你们的是,抓住事物的本质,排除干扰,做最简单合理的推断,你们就更有可能作出正确的选择和决定。事实上,最简单的、最纯粹的往往才是最深刻的,也是最持久永恒的。

(节选自中国科学院院士邵峰在北京大学2016年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作者系北京大学校友)

本文由皇家赌场网址hj9292发布于hj9292,转载请注明出处:做一个简单纯粹的自己,我校首个高等学校学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