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选取,化学家沸腾了

图片 1

一直以来,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火星看起来就像一个尘土飞扬、死气沉沉、干燥无聊的星球。但科学证明并非如此。科学表明,火星曾经是潮湿和温暖的,有大气层。科学表明,它在数十亿年的时间里都是潮湿和温暖的,很容易长到足以让生命出现和发展。火星作为一个曾经充满活力的陆地世界,与我们的地球相比,与太阳系的其他一些世界并没有太大的不同,这无疑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但我们仍然不确定那里是否有生命存在。

冰川的地貌定律

图片 2

据一项新的研究发现,快速流动的冰川比缓慢流动的冰川能更为有效得多地凿刻地形。这些结果或能解释一种令科学家长期困惑的现象:为什么位于极地的冰川(它们的流动更为缓慢)的长期侵蚀度是如此低下。在世界各地,冰川以不同的速度侵蚀着陆地,中纬度气候中的某些冰川有着最快速的冰川侵蚀。这是一个雕镂出各种谷地、峡湾和山脉的持续过程,然而科学家们并不完全理解该过程,其部分原因是因为研究冰川的冰—基岩界面是如此困难。Frederic Herman等人在此聚焦于新西兰的Franz Joseph冰川,并在2013年至2014年间的一个为期5个月的时间内用遥感技术来研究它的运动。与此同时,他们用所观察到的冰川边缘排出的沉积物量来对冰川下的侵蚀率进行定量分析。应用冰川流速和侵蚀数据,研究人员构建了冰川侵蚀律,它能用来解释全球不同气候带所见的冰川侵蚀变化。研究人员说,他们的工作揭示了侵蚀度对地形的坡度和陡降的细小变化高度敏感,且它提示快速流动的冰川比缓慢流动的冰川能更有效地凿刻地貌。Herman等人的结果可帮助解释地球历史中的冰川对山地景观的影响。

证据显示火星上有持久存在的湖泊

近年来,科学家们对火星及其古代宜居性的研究逐渐增加,但是随着勇气号和机遇号的陨落,这一重任就落在了好奇号的肩上!所幸,好奇号没有让我们失望!

来自好奇号火星探测车的新的数据揭示了一个三角洲和湖泊的瞬态水系统,它们曾经主导了火星盖尔陨石坑的景观。尽管过去有关这一区域历史的理论一直基于来自远处的观察,而来自好奇号的实地数据则能让研究人员直接测试大型撞击陨石坑能够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积累和储存水的假说。在该陨石坑内,探测车发现了在轨道上无法观察到的陆坡地形。John Grotzinger等人分析了沿着这些陆坡地形的沉积物,并注意到该盆地表面会随着时间而上升。这些观察与该陨石坑边缘侵蚀计算的结合表明,加积(因沉积物的堆积而引起的地面上升增加)发生了。盖尔北部陨石坑壁和边缘的侵蚀所产生的砾石和沙子在浅流中被向南输送。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浅流沉积向陨石坑内部推进,并演变成为颗粒更细的下游。这些三角洲标志着一个古老湖泊的边界,在那里,最细的沉积物得以累积。由Grotzinger和同事的分析提示,尽管水的存在可能短暂,但这个区域中的远古个体湖泊一度稳定的时间在100年至1万年——这一时间长度可能足以支持生命。由好奇号迄今穿过的区域需要1万至1000万年的累积,表明这些瞬态湖在整个时间中可能源自一个共同的地下水床。此外,证据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由风驱动的侵蚀移动了陨石坑内的沉积物而创建了夏普山。这些新的数据对火星过去的水格局、气候和可居住性提出了空前未有的见解。

图片 3

数学应用软件对数学焦虑家庭有更多价值

数学是一个出了名的棘手科目,但一项新的研究在几个月之内就显著改善了小学生的数学成绩;这项研究为小学生提供一个在家中使用的数学应用软件。最重要的是,该应用程序对那些有数学焦虑家长的孩子特别有帮助,这些家长往往对数学科目更感到挣扎。这项研究的开展正处于价值几十亿美元的教育应用软件市场在持续演化之际;在这个市场中,研究人员仍然还在决定哪些应用软件最为有效,而这些结果表明,一种简单的干预措施就能帮助破解该数学成绩低下的世代间循环。为了检测家庭干预措施的效果,Talia Berkowitz等人所用的是芝加哥地区的一个样本,该样本中有587名人口学上多元的家长和他们的一年级大的孩子。这些家庭被随机分派使用一种iPad数学应用软件,而对照组则被分派使用一种阅读软件。在学年结束时,在数学组中注意到了一个独特的趋势:该软件的较频繁应用与更好的数学成绩相关,而在阅读组中则没有类似的差异。与那些对处理数学科目时焦虑较小的家长的孩子相比,在数学组内的最显著的差异存在于对数学焦虑家长的孩子间。对那些对数学高度焦虑家长的孩子而言,如果他们平均每周使用一次该应用软件,与那些使用该应用软件频率较低者相比,他们的数学能力就会有显著改善。令人意外的是,更频繁地使用该应用软件并没有出现任何显著的附加价值;这表明,对数学焦虑家庭来说,在家庭环境中只要有一点数学上的互动就会产生很深远的影响。

近日,来自“好奇号”的最新图片显示了火星上一个古老湖泊的底部,这简直是寻找过去生命迹象的完美地点!近段时间火星科学实验室的“好奇号”正在盖尔陨石坑周围行驶,寻找数十亿年前那里有生命存在的证据。盖尔陨石坑正是那干涸的湖床,据科学家说,这是寻找生命证据的最佳地点。

美国宇航局火星科学实验室任务科学家豪斯说:“盖尔陨石坑似乎是一个湖泊环境。这些曾经的水可以保存100万年甚至更长时间。”

图片 4

这是火星盖尔陨石坑湖的模拟图。这幅图描绘了火星盖尔陨石坑部分被水填满的湖,从陨石坑北部边缘融化的雪中获得径流。盖尔陨石坑被选为好奇号的目标是因为它是一个复杂的地方。它不仅是一个湖床,这意味着那里有可以提供线索的矿物火星宜居性,但那个湖最终充满了沉积物。沉积物变成石头,然后被侵蚀。同样的过程也造就了位于盖尔陨石坑中央的夏普山,以及“好奇号”另一个关键的目标。

图片 5

但是科学家认为,这个湖泊的整个系统,包括流经它的地下水,持续的时间要比我们想象的长得多,甚至可能长达10亿年或更长,因为有些裂缝中充满了硫酸盐,这表明水在很久以后才穿过这些岩石,那时地球上还没有形成湖泊。

豪斯和其他科学家对来自硫酸盐和硫化物矿物的硫化物气体特别感兴趣,因为硫化物中最常见的硫化物矿物黄铁矿等还原性硫化物矿物的存在,将表明过去的环境中可能存在生命。这部分是因为黄铁矿需要有机物质的存在才能在沉积物中形成。

图片 6

豪斯教授是沉积学和地层学小组的组长。顾名思义,该团队主要研究火星表面的岩层,试图了解它们形成的环境。豪斯还参与了漫游者的战术计划。豪斯每个月都会和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举行几次电话会议,计划好奇号第二天在火星上的行动。

图片 7

这张地图显示了美国宇航局的火星探测车“好奇号”在1717火星日执行火星任务的路线。该地图的基本图像来自美国宇航局火星勘测轨道飞行器上的高分辨率成像科学实验照相机。尽管在群众看来,“好奇号”的行动似乎进展缓慢,但它的日常运作速度迅速而细致。豪斯说,我们生活在行星科学的黄金时代,这既令人兴奋又令人困惑。

好奇号的惊人发现显示了火星上在过去适宜居住的环境。任务还表明,在不久的过去,火星仍然是一个活跃的世界,可能会释放甲烷,并存在地质现象,包括火山喷发。火星作为一个充满活力的陆地世界,与我们的地球相比,与太阳系中的其他星球并没有太大的不同,这无疑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

图片 8

这张图显示了美国宇航局“好奇号”火星探测车周围火星大气中甲烷含量的十倍峰值,这是由探测车在火星实验室套件的样品分析中使用可调谐激光光谱仪进行的一系列测量所探测到的。

虽然火星看起来干燥、荒凉、寒冷、没有生命,但它比太阳系中的其他星球更像地球。金星是一个地狱,木星是一个巨大的,放射性气体球,其他行星和卫星是寒冷的,死气沉沉的远离太阳的地方,而水星就更不用多说了。

图片 9

好奇号和它所做的一切都在不断地扩大我们对火星的科学认识。早在2014年,探测车就探测到了甲烷的峰值,而甲烷通常与有机过程有关。同样在2014年,它发现了有机碳化合物。2013年,火星车还发现了火星上有古代河床的证据,证明过去火星表面确实有水流。

这些圆形的鹅卵石在盖尔陨石坑的一条很久以前的河流中翻滚后形成了它们的形状。他们是在霍塔遗址被好奇号发现的。自2012年8月登陆火星以来,火星科学实验室的“好奇号”一直保持着高昂的冲劲。它最初的任务长度是687天,但令人难以想象的是2500多天之后它仍在继续,并将继续进行下去,直到其放射性同位素热电发生器耗尽电力。好奇号,加油!

本文由皇家赌场网址hj9292发布于皇家赌场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杂志内容选取,化学家沸腾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