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之王,国内药企海外并购最大金额被刷新

北大新领袖&后EMBA商业领袖标杆企业参访——上海站

第四站:上海莱士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

图片 1

合影顺序从左至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华力控股集团公司董事长、上海莱士投资人、北大后E促进会执行理事长、北大后E二班校友丁明山,上海莱士董事长陈杰,北大后EMBA创办人崔巍

中国医药行业出海交易记录再次被刷新,这次主角是上海莱士和它的母公司科瑞集团。

据境外媒体报道,德国血浆产品制造商Biotest近日同意接受了科瑞集团提出的价值14亿美元的收购案。

这笔收购交易刷新了此前复星医药12.6亿美元收购印度药企Gland创下的中国医药行业出海并购最大金额。

与外界熟悉的复星医药相比,上海莱士和科瑞集团显得有些陌生。但如果研究上海莱士发展历程就会发现,这家公司在过去短短几年实现了跨越式、非常规发展,从2012年籍籍无名一跃在2016年实现千亿市值。在2015年与百度并列福布斯“2015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20强”,同时成为福布斯“2015年亚洲最具创新力十大公司”中唯一一家生物制药企业。

这家长期专注于血液制品行业的公司,有什么魔力在几年间实现如此巨大的变化?

近日,北大新领袖&后EMBA商业领袖项目一行70余名校友走进上海莱士,听公司管理层一起深入分享这家企业的战略和目标。

图片 2

上海莱士的传奇是从2013年的并购开始的。

上海莱士是一家以血液制品为主的生物医药公司。主要从健康人血液中提取血浆蛋白或因子浓缩物,制成生物活性制剂,包括人血白蛋白、免疫球蛋白等11个产品类别。

血液制品行业是特许经营行业。自2001年起,为加强行业监管,国家不再审批新的血液制品企业,限制新进入者。不断加强的监管政策使得血液制品行业进入壁垒极高。同时,血液制品行业具有明显的规模经济效益,由于血浆原料来源受限,因此血浆采取站数量多、采浆量大、血浆综合利用率高的企业具备明显的竞争优势。

包括上海莱士在内,国内有5家同行业上市公司。从作为竞争指标的采浆量、浆站和产品种类来看,上海莱士在各方面表现并不突出。要实现公司的跨越式发展,改变行业格局,并购显然是最可行路径。

之后,上海莱士开启了连环收购。2013年,收购邦和药业;2014年1月,收购郑州莱士;2014年12月,收购同路生物;2016年5月,收购英国血液制品公司BPL……也是在这个过程中,莱士各项指标跃居第一,同时市值暴涨20倍,突破千亿。

图片 3

一系列连环收购,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并不简单,上海莱士和大股东科瑞集团要有堪称艺术的财技。

在对邦和药业和同路生物的收购中,大股东的支持功不可没,尤其是同路生物的收购案。

当时面临的情况是:同路生物原股东要求快速获得现金对价,但作为上市公司,莱士无法在短时间内筹集收购所需的足够现金,即使通过债权融资方式筹集资金,也需承担高额的财务费用。

为促成交易,莱士股东科瑞集团先以现金方式收购同路生物部分股权,第二步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购买大股东手中的同路生物股权。第三步再上市公司进行配套融资。

通过这种方案既满足同路生物原股东的现金对价要求,也保证了并购的顺利推进。

并购机会稍纵即逝。为了完成市场交易,莱士大股东首先通过质押股权融资的方式来获取资金,因为次数频繁,还一度承担很大的舆论压力,被外界怀疑资金链紧张。

按目前的监管政策与审批流程,如果上海莱士没有大股东的这种倾力支持,几乎没有可能并购到血浆站这样的热门资产。

让上海莱士迅速提升行业地位的两次并购,一方面因出价之高,远超出业界想象;另一方面大股东因支持上市公司并购先行垫付现金收购标的而采取的股权质押,这让业界一度认为,其中资本运作的内涵大于实业延展路径,但后来的事实证明,与诸多资本运作的并购案不同,大股东科瑞集团是真正要在血液制品单一行业内深潜,并购以及资本的运用只是公司发展腾飞的一翼,通过并购实现外延式扩张之后,怎样将其内化融合,形成企业内生性增长力量,是上海莱士在千亿市值公司光环下,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图片 4

在这之前,血液制品领域的并购整合一直在进行,但上海莱士一出手便改变了行业位次,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几年,同行的收购纷纷现出败相,出现沃森生物转让山东实杰股份等案例。可见,市值做大的过程,必须是外延扩张和内生增长双翼共振的结果。

图片 5

“深交所统计过5年间市值增长超过20倍的公司,上海莱士在列,所以外界总是对市值管理特别感兴趣,但市值一定是有核心能力支撑的。”莱士董事长陈杰表示,“莱士有29年历史基因,形成了足够强大的人力资本和产业资本,还有一点是在建立顺应当下趋势的数字资本,我认为是这三点构成了莱士的核心能力,能够支撑莱士在并购之后继续能够做强。”

陈杰介绍,上海莱士和股东这几年的并购涉及国内外,一定会出现企业文化差异,甚至跨文化管理的差异,如何弱化这种差异是企业经营发展的重要因素,按照他的设想,他希望最终能够在核心能力的基础上,打造一个支撑平台,最后通过阿米巴模式打造成多个相对独立的业务单元,通过这种架构来弥合不同并购个体之间的文化差异。

图片 6

上海莱士副总经理周道平

莱士副总经理周道平也就业务精细化管理做了分享,如何在采浆站管理中使用互联网的“免费理论”。他介绍上海莱士的构想是在各地打造“商业与健康MALL”,MALL里除了采浆区之外,与其他MALL并无不同,也同样拥有电影院,餐饮以及游戏厅等消费场所,但是对这些租户是免租金开放,相对应条件是每平米贡献相对应血浆数量。

通过各种办法,最后各地每个采浆站贡献的浆量能够同比增长20%以上。在采浆站固定数量不变的前提下,莱士能够通过扩大单个浆站的贡献量,来扩大总体产出,无疑较同行占据了更高的优势。

在内部管理和组织上做出的种种努力,使得上海莱士在内生增长一翼得到了有力改善,贡献了更大的价值。如今,上海莱士的拥有拥有单采血浆站 33 家,年采浆能力800余吨,规模已经远超同行。

经过几年内生增长 外延并购的探索,上海莱士已经找准了跨越式发展路径。 “我们有两个小目标,在3到5年内先进入全球血液制品领域前五,3到5年之后还要实现全球生物制药企业100强,目前中国还没有一家医药企业进入这个行列,我们希望莱士实现这个突破。”陈杰表示。

图片 7

在全球范围内看,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很少有企业只单纯依赖内生性增长发展起来,大多数企业都有通过并购做大做强。以GE为例,GE每年保持大概48%的增长,52%是通过并购增长产生的。并购重组是实现企业弯道超车,跨越式发展的必要手段。

中国企业大概从2012年左右已经逐渐进入并购重组快速发展阶段。来自投中集团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中国公司在境内外并购数量和金额都出现了大幅上升。特别是跨境并购,2016年中国以545起跨境并购交易超越美国成为跨境并购最活跃的买家。截至2016年合计披露交易金额总计高达2,095亿美元,超过2015全年交易总额的100%。

图片 8

中国的经济发展在很长时间内都处于市场红利当中。即使行业集中度低、产品创新能力差、竞争无序等低层次竞争阶段,企业都能保持一定的利润,但近几年市场发生了本质变化。

中国经济发展正在进入新常态。中国GDP增速从2012年起开始回落,中国告别过去30多年平均10%左右的高速增长,这是经济增长阶段的根本性转换。经济增速放缓,经济结构面临优化升级,对于许多传统企业来说正在面临巨大压力,但也是产业整合弯道超车的机会,通过资本手段实现产融结合发展,无疑是当下企业界的热门话题。

上海莱士千亿市值并不是简单的结果,而是敏锐的抓住机会,并且与更多上市公司通过跨界并购制造热门概念拉升市值不同的是,莱士紧紧围绕公司主营业务,将产业做实、管理细化。

图片 9

在并购领域,它将“质押——定增——连环并购”的财技用到极致;在产业领域,它在血液制品行业,以“自建浆站 精细管理”方式加强竞争力。这才有了5年间,市值翻20倍,成功推升到1000亿的奇迹。或者,称它为奇迹并不合适,上海莱士只是顺应了时代的“趋势之王”。

图片 10

国内药企海外并购将重新被刷新!

据路透社最新消息,德国血浆产品制造商Biotest同意接受上海莱士母公司科瑞集团提出的包括债务在内价值14亿美元的收购案。这一收购价格较Biotest过去三个月的平均股票价格溢价55%。根据二者签订的五年协议,Biotest总部将继续保留在德国,公司名称不变,并按照管理层规划增加员工数量。如若这笔交易最终落槌,将刷新此前复星以12.6亿美元收购印度药企Gland创下的国内药企海外并购最大金额的记录。

Biotest的产品主要用于治疗凝血障碍、自身免疫性疾病和免疫缺陷等。据了解,科瑞并非这项交易案中的唯一买家,而最终选择前者,公司CEO Bernhard Ehmer表示,科瑞的收购提案“想得很清楚”,而该项交易不仅可以为股东带来即刻利益,也会为公司带来长期价值。

这并不是科瑞第一次如此大手笔出手,2016年,科瑞集团以72亿元收购英国血浆制品企业BPL(Bio Products Laboratory Ltd.),据悉,BPL公司总部设在英格兰赫特福德郡埃尔斯特里,是一家有着60多年经验、英国唯一、全球前十的血浆制品企业,生产用于治疗免疫缺陷、凝血障碍和重症护理的三大类共14种血浆制品,目前血浆加工能力约为650吨/年。其美国分部拥有34个美国浆站,采浆量约2000吨/年,位居全球前五,是全球最大的第三方血浆供应商,除供BPL加工之外,还向Biotest等血浆制品企业提供原料血浆和特免血浆,2015年10月其研发的Coagadex获得美国FDA批准,这是全球首个获批的治疗罕见出血性疾病——遗传性凝血因子X缺陷症的药物。

上海莱士曾在2016半年报中表示,公司控股股东科瑞集团未来将把BPL100%股权择机注入上市公司。如果成功,上海莱士可能会以增发股票的形式间接获取超过45个国家的国际血制品市场。而有消息称,这项计划现在遇到了中国监管机构的阻碍。

而就在医药行业最大并购金额余威未消时,日前,上海莱士发布了其2016年年度报告发布,69.34%的净利润率再度引起行业关注。

上海莱士年报显示,2016年公司共实现营业收入23.26亿元,较2015年营业收入20.13亿元增加3.13亿元,增长15.5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13亿元,较2015年增长11.84%,净利润率达69.34%。其中,公司血液制品营业收入为22.48亿元,占总营业收入比重为96.65%,毛利率为63.55%,比上年增加1.95个百分点。其他血液制品营业收入为4.93亿元,同比增加49.91%,毛利率为83.55%,比上年增加1.37个百分点。

图片 11

2015年—2016年上海莱士相关财务数据

图片 12

上海莱士分产品营业收入情况

上海莱士主营业务为生产和销售血液制品,主要产品为人血白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特免类、凝血因子类产品等。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拥有单采血浆站35家,采浆范围涵盖广西、湖南、海南、陕西、安徽、广东、内蒙、浙江、湖北、江西10个省,年采浆能力近九百吨,此外,上海莱士也是目前国内少数可从血浆中提取六种组分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之一,也是国内同行业中凝血因子类产品种类最为齐全的生产企业之一,目前拥有血液制品产品品种达11个。

对于业绩的显着增长,上海莱士表示,并购整合成为了业绩驱动要素之一,2016年11月,公司使用自有资金5.50亿元收购控股子公司同路生物制药自然人股东黄瑞杰持有的同路生物10.23%股权。本次收购完成后,上海莱士持有同路生物100.00%股权,2016年12月,公司全资子公司同路生物使用募集资金及自有资金共计3.69亿元完成收购浙江海康原股东合计90.00%的股权。浙江海康作为浙江省唯一的血液制品企业,主要产品有人血白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等,设计年处理血浆能力200吨,浙江海康作为上海莱士在浙江省的发展基地,提升了其地域优势。同时,并购整合后,上海莱士在浆站管理、生产管理、采购及销售渠道管理等方面都有所提升。

图片 13

上海莱士各子公司可生产产品品种及产品数量

对于未来发展,上海莱士在年报中称,根据国家政策的支持及行业自身发展的需求,进一步催生血液制品企业行业内整合,以内生式增长为根基,外延式并购为跨越,产业经营和资本运营双轮驱动,规模增长与价值增长并重,加大对国内及国际市场的行业整合力度。

血液制品行业从市场规模来看来看,自2004年即开始出现大规模的行业整合,行业高度集中,目前全球仅剩约20家企业,仅CSL、Baxalta、Grifols和Octapharma等几家大型企业就已占据全球血液制品2/3以上的市场份额。从国内血液制品行业来看,有近30家血液制品企业,但大多规模较小、产品较单一、行业集中度不高,随着行业整体的发展,行业整合大势所趋。

从市场前景来看,2015年药价放开后,在三医联动,医保控费等背景下,医药行业增速放缓,但血制品行业量价齐升, 呈现独立于医药行业的亮丽风景,血制品相关品种走出不同程度的涨幅,其中凝血因子类小产品尤甚,行业需求矛盾依然突出,行业景气度高,随着医药价格体系全面放开,浆站审批加快、医保报销范围扩大等政策红利的逐步释放,未来仍将保持持续快速稳定增长。

本文由皇家赌场网址hj9292发布于皇家赌场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趋势之王,国内药企海外并购最大金额被刷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