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历史性发展机缘,今后5年新增添核电投资

面临历史性发展机遇 核电走出去须防急功近利

“福岛事件使国内核电产业发展进入几年的寒冬期,随着《中国制造2025》出台,核电产业正在迎来发展的春天。同行们要对核电发展有信心!”在近日举行的中国核能国际大会上,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国际能源研究所所长王进这样表示。《中国制造2025》的正式出台,预示着核电亦将加速“走出去”的步伐,中国的目标是要实现由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的转变。世界核能协会中国区总监FrancoisMorin对全球核电产业发展的前景也充满信心。“未来,全球核产品和核服务采购市场的规模将达到5750亿美元。其中,老化的反应堆机组在2030年将要拆除,这部分也将带来920亿美元的投资。”他同时提醒道,中国核电走出去对国内产业发展有利,但不能太过于急功近利,核电项目建设耗资大,并且还有一些政策法律障碍,“中国核电走出去,需要时间”。未来5年新增核电投额5000亿元王进认为,国内雾霾频发,环境对能源结构调整的压力巨大,此外,气候变化对碳排放的减排诉求也倒逼着能源的清洁化转型。“核电,将成为未来清洁能源中的重要支柱产业。”与其观点相似,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徐玉明用数据为国内核电企业勾画出一幅诱人的蓝图。徐玉明介绍,截至今年4月,国内在运、在建及拟建的核电机组一共52台,其中已经投运的有23台,总装机量21.4GW,在建27台,总装机量29GW,已经核准的还有2台。“今年内,还将有4到6台机组得到核准,有4到6台投入运行。到今年底,全国运行机组的总装机量将达到30GW,届时,中国的核电规模将在全球排名第四,核电的总发电量将超过日本。”他说:“根据核电发展规划,到2020年之前,我国还要新增核电装机量35GW,每年新增核电投资1000亿元,其中装备占500亿元。这也就是说,未来5年核电投资总额将达到5000亿元!”《中国制造2025》中指出,电力装备成为“走出去”的十大战略产业之一。徐玉明认为,这个战略规划对核电装备制造、核电相关产业的发展都算是一个大利好。目前,国内核电市场三足鼎立,中核、中广核、国家核电三家央企是最主要的核电企业,而随着国家多项扶持政策的落实及推进,民营资本也将有希望共享核电发展的红利。但王进也指出,迎来巨大机遇的同时,核电产业的发展也面临挑战。例如,我国截至2014年底只有177堆年的核电运营经验,相比核电大国如法国的2000堆年经验,还是较少。此外,世界上50%的核电站为内陆核电站,而我国则分布在沿海地区,内陆核电建设规划因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全部暂停。从商业运行上看,AP1000作为美国先进的三代技术,世界上仍无商运经验;我国的华龙1号及CAP1400作为我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技术代表同样缺乏商运的经验支撑;而目前因环境等因素影响,国内核电机组建设的进度相对滞后,以目前的装机容量及建设周期,要实现2020年的总装机目标仍有一定难度。徐玉明称,内陆核电什么时候建,其实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个民意的理解、支持和政府的决心问题。像法国,一半以上的核电都建在内陆。现在中国需要对核电技术、安全进行更深入的科普,以消除公众的疑虑。走出去不能急功近利进入今年5月以来,我国自主三代技术的华龙1号首台示范工程———福清核电5号机组正式开工建设。这是核电重启以来我国首个正式落地的国产三代核电机组。据中广核集团技术总监唐文忠介绍,中核集团已成功出口了4台核电机组,成为核电走出去的先行军。中核集团正在与阿根廷、埃及、英国等20个国家开展核能合作的洽谈。目前,中核集团在巴基斯坦已经有3台在建,后面还要再投5台。唐文忠说,中核、广核不仅负责华龙1号,还承担着二代加改进机组的研究设计及工程总包。目前英国的一个核电项目,就是由法电牵头,由中核与中广核联合参与开发建设的。“三大核电企业在走出去的时候,国家发改委和行业联盟会进行统筹协调。不会为了一个项目而恶性竞争。如果都看上了阿根廷的项目,那么就两家一起参与招投标。”唐文忠表示。对于未来“走出去”的战略规划,唐文忠介绍称中广核目前走出去的项目并不太多,当前的重点区域在英国、纳米比亚及非洲。非洲作为核燃料基地来开发,欧洲则是核电站建设运营的重点区域。此外,国家核电集团还将在土耳其建设4台核电机组。“核电走出去,不仅仅是为了推进单个的项目,而是要带动整个核电装备制造产业走出去,真正实现资金、技术、装备、工程服务、运营服务一起走出去。”唐文忠对核电走出去的前景表示乐观,“核电走出去,现在不存在任何技术障碍。主要是海外目的地的法律、政策、监管及融资等问题。”世界核能协会中国区总监FrancoisMorin也指出,中国的核电企业要清楚地认识到,“在国际市场上获得名声和份额之前,中国核电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他表示,首先核电项目需要的资金量巨大,企业需要贷款或股权融资,“如何解决融资问题,是摆在所有企业面前的共同挑战”。此外,每个国家投融资的政策都不同,核电企业走出去拿项目之前,要先与各地的政策、法律、监管等进行磨合。他表示,目前,英国、土耳其政府都有一些很诱人的核电项目。但在英国等一些国家的监管机构,要拿到许可必须先通过评估。“中国的华龙1号也要评估2年时间后才能确定是否给许可。不是很快能搞定的。”

图片 1

图片 2

核电项目建设耗资大,还有一些政策法律障碍,中国核电走出去,需要时间,不能急功近利。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本报记者 贡晓丽

5月19日《中国制造2025》正式出台, 电力装备成为“走出去”的十大战略产业之一。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徐玉明认为,这将加速我国核电“走出去”的步伐,有助实现中国由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的转变。

“中国核电发展面临历史性机遇,未来15年,核电规模将成倍增长。”第十一届中国核能国际大会上,徐玉明表示对我国核电行业的前景充满信心。同时,对于全球核产品市场,世界核能协会中国区总监弗朗索瓦:莫兰介绍说,其规模将达到5750亿美元。其中,老化的反应堆机组在2030年将要拆除,这会带来920亿美元的投资。

弗朗索瓦:莫兰带来利好信息的同时也提醒道,核电项目建设耗资大,还有一些政策法律障碍,“中国核电走出去,需要时间,不能急功近利”。

每年新建两个三峡工程

徐玉明表示,随着中国城镇化、现代化的发展,预计2030年全社会用电量将比现在增加一倍,而要实现2020年化石能源占比20%、2030年以前碳排放达到峰值的目标,必须要大力发展包括核电在内的低碳清洁能源。

“核电将成为未来清洁能源中的重要支柱产业。”国际合作中心国际能源研究所所长王进介绍,“环境问题对能源结构调整的压力巨大,气候变化对碳排放的减排诉求也在倒逼能源的清洁化转型。”

徐玉明介绍,截至今年4月,国内在运、在建及拟建的核电机组一共52台,其中已经投运的有23台,总装机量21.4吉瓦,在建27台,总装机量29吉瓦,已经核准的还有2台。

“今年内,还将有4到6台机组得到核准,有4到6台投入运行。到今年底,运行的总装机量将达到30吉瓦,届时,中国的核电规模将在全球排名第四,总发电量超过日本。”徐玉明说。

按照规划,到2020年以前,中国还要新建35吉瓦产能,平均每年新开工5到6台机组,每年新增核电投资1000亿元,“相当于每年新建两个三峡工程。”徐玉明解释说。

据介绍,目前国内投运和在建的核电厂已达40多个机组,安全水平和运行业绩达到全球核电机组中值水平以上,有的机组已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在核电设备制造方面,设备国产化可达80%以上,主设备年供货能力达10套以上。

进入5月以来,我国自主三代技术的“华龙一号”首台示范工程——福清核电5号机组正式开工建设。这是核电重启以来我国首个正式落地的国产三代核电机组。

中国广核集团技术总监唐文忠介绍,国内中核集团已成功出口了4台核电机组,成为核电“走出去”的先行军。目前中核集团正在与阿根廷、埃及、英国等20个国家开展核能合作的洽谈。

迎来巨大机遇的同时,我国核电产业的发展也面临挑战。王进指出,我国截至2014年底只有177堆年的核电运营经验,相比核电大国如法国的2000堆年经验,显得比较少。

“纵观中国核电30余年的发展,在核电设计、建造和运行方面虽然积累了大量经验,但是在核安全各领域的基础科研与核电先进国家仍有差距。”王进说。

此外,世界上50%的核电站为内陆核电站,而我国所有核电站全部分布在沿海地区,内陆核电建设规划因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全部暂停。“民意的理解、支持和政府的决心也是影响内陆核电站建设的因素。”徐玉明说。

“从商业运行上看,AP1000作为美国先进的三代技术,世界上仍无商运经验。”王进指出,“我国的“华龙一号”及CAP1400作为我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技术代表同样缺乏商运的经验支撑。而目前因环境、邻避等影响,国内核电机组建设的进度相对滞后,以目前的装机容量及建设周期,要实现2020年的总装机目标仍有一定难度。”

如何解决融资问题,是摆在所有企业面前的共同挑战。弗朗索瓦:莫兰指出,每个国家投融资的政策都不同,核电企业在国外拿项目之前,要先与各地的政策、法律、监管等进行磨合。

他表示,目前,在英国、土耳其都有一些不错的核电项目,“但在英国等一些国家的监管机构,要拿到许可必须先通过评估。中国的“华龙一号”也要经过2年评估才能确定是否给许可,不是很快就能搞定。”

虽然核电“走出去”充满挑战,但唐文忠仍对其前景表示乐观,“核电走出去,不仅仅是要推进单个项目,而是要带动整个核电装备制造产业‘走出去’,真正实现资金、技术、装备、工程服务、运营服务一起‘走出去’。”

对于“走出去”的战略规划,唐文忠称,中广核目前走出去的项目并不太多,重点区域在欧洲和非洲。非洲作为核燃料基地来开发,欧洲则是核电站建设运营的重点区域。此外,国家核电集团还将在土耳其建设4台核电机组。

“走出去”的同时,“家门口”的核电站建设也是业内人士最为关心的。“以中国目前的技术,内陆核电项目的安全性是非常有保障的。我们的核电站采取了很多安全措施,即便是极端情况下,也不会对长江水域造成影响。”徐玉明说,为了产业的发展,内陆核电建设越早越好,“最好在‘十三五’内,最晚不迟于2018年启动内陆核电的建设。”

安全运营是核电绕不开的话题,据了解,新建核电机组要符合三代核电安全标准,进一步降低堆芯融化及放射性释放概率。以“华龙一号”、AP1000、CAP1400为代表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将成为中国未来核电规模化发展的主流。

“华龙一号”是中国核工业60年坚持自主创新的结晶,其商业可行性还有待从整体上、系统上进一步验证,徐玉明认为,“华龙一号”距离商业堆还有一段路要走,“但是,‘华龙一号’已经在国际上树立了品牌自信,从核电‘走出去’战略来说,这对中国装备制造业以及核燃料产业发展壮大,实现‘走出去’都会有很好的带动作用”。

“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出台,核电产业正在迎来发展的春天。”王进表示。

《中国科学报》 (2015-05-26 第6版 能源)

本文由皇家赌场网址hj9292发布于科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面对历史性发展机缘,今后5年新增添核电投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